新加坡
新加坡研究: 犯罪率高低与种族是否多元没关联-新华网

新加坡研究: 犯罪率高低与种族是否多元没关联

2017年12月05日 10:27:06 来源: 海外网

  据《联合早报》报道,美国著名政治学者帕特南(Robert Putnam)和美国犯罪学教授约翰·希普(John Hipp)发现,种族多元化影响了社会资本的培养和社区的互信,导致邻里出现更多罪案。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社会研究室学者的研究则显示,本地犯罪率的高低与种族是否多元没有关联。

  兀兰种族最多元 犯罪率只有0.053%

  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社会研究室社会研究室(IPS Social Lab)主管梁振雄博士以28个规划区中,种族最多元的兀兰为例说明,这里的犯罪率只有0.053%,并不是犯罪率最高的一个规划区。像马林百列这样一个种族相对不那么多元化的规划区,它的犯罪率反而较高,为0.096%。

  其实这样的结果在一定程度上可归功于新加坡推广各种族互动和增进了解的公共政策,包括种族融合政策(Ethnic Integration Policy)。这个政策是确保一个组屋区有特定数目的不同种族同胞。

  梁振雄认为,社会研究室的研究结果凸显“平衡推动各种族互动和培养社会资本之间的两难”。他建议政府在发放经济援助给贫困和弱势人士时,不仅仅考虑协助个人,也同时拨款给整个市镇的管理。

  “每个规划区还有许多分区,它们的情况可能与整体的规划区不同。我们还应进一步了解相关数据,让社会经济背景更多元的分区获得更多资源去正视和解决问题。”

  一个例子是马林百列虽是个住屋类型多元的规划区,却不乏“同质性”高的分区,区内的蒙巴登就完全没有居民住在组屋里;而女皇镇规划区内的巴西班让,也与其他地区不同。

  梁振雄和团队在研究中,也发现了一些异常的情况(outlier),这进一步突出多方面解决问题的重要性。例如,尽管在住屋类型方面,勿洛更多元,但它的犯罪率却不高。梁振雄分析说:“一个可能性是据报道,制服人员到勿洛巡逻的频率其实更密。”

  此外,芽笼和加冷居民的住屋类型多元指数虽然一样,夜生活特别忙碌的芽笼犯罪率却高出许多。梁振雄说:“这或许就得归咎于历史因素了。”

  每个规划区还有许多分区,它们的情况可能与整体的规划区不同。我们还应进一步了解相关数据,让社会经济背景更多元的分区获得更多资源去正视和解决问题。

010020030400000000000000011103941297569651